西班牙:荷兰足球殖民地

言及近代西班牙足球,荷兰是永远无法回避的关键词。从1970年代横扫欧洲的阿贾克斯加盟的克鲁伊夫与米歇尔斯,到世纪之交在巴萨浩浩荡荡的荷兰帮,再到里杰卡尔德统帅的梦二,伊比利亚凡有井水处,口必称荷兰的说法固然夸张,但荷兰足球的理念深入西班牙国家队的血脉却是不争事实,而如今的西班牙,更有资格成为那支风情万种的荷兰的天然继承者——斗牛士军团球衣的红黄两色混合起来,便是如假包换的橙色。

我支持哪支球队?我是荷兰人,但我支持西班牙的足球。克鲁伊夫带给了西班牙什么?不是球员时代的一个联赛冠军,与主帅时代的一尊大耳杯和西甲四连冠,球圣带给西班牙足球的,是超人一筹的想象力、感染力和运维理念。1960年代的西班牙,是欧洲足球潮流的风向标,1964年欧洲杯冠军、与在国际米兰大获成功的一对巴萨师徒埃雷拉和苏亚雷斯,是伊比利亚人最骄傲的出口产品,当皇马欧冠五连霸的荣光成为往事,霸主的余荫仍能让斗牛士们行所无事,然而当1970年代战术革命在欧洲大陆如火如荼地展开时,西班牙人却遭遇了滑铁卢般的十年,从1970到1979间五届大赛,西班牙队只在1978年世界杯仓皇露脸一回,小组即遭淘汰的冷酷现实,无情地向14年前的老霸主宣布诊断报告:你该换血了!

穷则思变。当克鲁伊夫给荷兰女王的一封上疏,都未能换来个税减免时,花钱大手大脚的球圣无法在加泰罗尼亚的肥约与西班牙低廉的外来劳工税负面前不动心,距离球圣首届世界杯之行还有1年时,他和队友内斯肯斯,以及全攻全守之父米歇尔斯一道加盟巴塞罗那,在那个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年代,克鲁伊夫的存在不但意味着联赛的通杀,更是一种足球文化不经意间的熏染:没有人能抵挡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要保持三打一的诱惑,更没人能不对1974年世界杯决赛荷兰人连续19次传递后,让西德人还没碰到皮球就先下一城的神迹顶礼膜拜。从荣誉巅峰滑落,亟待从谷底逃出生天的迫切,便是西班牙人对昔日属国的足球文化迫不及待的源动力。

然而荷兰人带给西班牙足球的,绝不仅是球场上的视觉冲击力,荷兰足球全盛时期宁可站着死,绝不趴着生的决绝精神,也感染了西班牙国家队的气场,而追求场面的绝对优势和控制力,更是荷兰足球两度勃兴时的标签。而在场外,荷兰人天生的商业头脑,以及对细节近乎苛刻的较真,尤其是米歇尔斯那句球员在场上只是号码,不是人的名言,让一向崇尚自由发挥的西班牙人,开始重视整体战术的运转,1957年曾在阿姆斯特丹被西班牙人5:1横扫的橙衣军团,以全盘接纳克鲁伊夫的才情和思想为起点,潜移默化间成了昔日手下败将的弟子。【详细】

克鲁伊夫改变了西班牙足球的历史进程,我得说从我很小时起就是克鲁伊夫学派的虔诚信徒,虽然他从来没有带过我。

1974年世界杯,荷兰人用一记连续传球19次的破门让世界侧目,也加速了西班牙学习荷兰的脚步。

那个红鼻子老头来到了诺坎普,将巴萨的红蓝色变成了橙色。而加泰罗尼亚的孩子却再难进入巴萨一线队了。时至今日,巴塞罗那的球迷们谈起范加尔执教巴萨的经历时仍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同为荷兰人,巴萨本希望范加尔能够像他的前辈克鲁伊夫那样能够率领球队到达新的巅峰,却没有想到两者只有国籍一样而已。

1989年重回加泰罗尼亚的克鲁伊夫,并没准备把巴萨打造成一支荷兰二队,他只引进了荷兰四大天王中最笃实听话的科曼。范加尔则不同,巴萨在他的治下完全变成了橙色,几年间他不但将当年阿贾克斯的主力阵容几乎搬了过来,就连巴萨的客场球衣都染成了心照不宣的橙色,也难怪加泰罗尼亚本地的球迷提起范加尔来还是没一点好感。但在那支最多时拥有8名荷兰国脚的巴萨阵中,真正不可或缺的惟有弗兰克-德波尔、科库与克鲁伊维特,而海斯普、雷齐格、博加德、岑登和罗纳德-德波尔要么是平庸的泛泛之辈,要么是华而不实的摆设,而近乎照搬国家队的荷兰化,固然让1997-2000年间的巴萨成为全欧观赏性最佳的球队之一,然而人浮于事的荷兰帮解体后,巴萨用了整整5年,才恢复元气。

不过,两获西甲冠军的范加尔也并非对于巴萨一点贡献没有。作为职业足坛少有的先做教练后成球员最后又重执教鞭的另类,范加尔被证明更多时候,他只是情商不高而已,和球迷的矛盾始终伴随他的执教生涯,但在战术层面,范加尔却是当之无愧的大师。在巴萨执教的3年间,范加尔为巴萨夺得了2个西甲冠军,而他更重要的功绩,就是树立了瓜迪奥拉为绝对组织核心,并将克鲁伊夫在90年代初的技术足球传承下来。在巴萨,瓜迪奥拉被确立为绝对的组织核心意义重大,不仅为巴萨确定了4号分球手这一独具特色的位置,而且还直接影响了哈维、伊涅斯塔等人,并给日后执教的瓜迪奥拉打上了深深的烙印。

范加尔讲解他的4号作用时说,4号球员非常重要。他必须知道在一个恰当的时间将球传给两名边锋。传球总是比对方后卫跑的快,所以4号球员的传球必须要快。只有这样,才能让本队边锋得到空间和时间。我先后使用了瓜迪奥拉和哈维。在世界上,很少有球队会在这个位置使用这种身体特点的球员。瓜迪奥拉式的后腰是一种改变,把当时后腰的防守任务弱化,增加了传球调度的战术任务,以他的位置为基点和前后场衔接起来。而且由于出色的传球和组织能力,这样的中场球员还能够胜任更为靠前的位置。

在克鲁伊夫时代开始,瓜迪奥拉就被青年队提拔到一队,并且以当时独树一帜的踢法在那支梦之队中确立了中场战术核心的地位。经范加尔确定了瓜迪奥拉的绝对组织核心地位之后,培养瓜迪奥拉式的4号传球手就成为了青训体系的传统,而且这种倾向逐渐成为了近乎偏执的追求。每当有新的4号好苗子出来的时候,就会迎来球迷的欢呼。【详细】

当时,442是世界上使用最多的阵型。所以我认为有3名中卫已经足够了,然后再在后卫线前增加一名中场。在进攻时,我的两名中卫(2、3)可以像边卫一样助攻,但在技术上,他们肯定比中卫更优秀。

2002-03赛季,范加尔二进宫执教巴萨,首发中几乎一半来自荷兰,包括雷齐格、科库、德波尔、克鲁伊维特和奥维马斯。

里杰卡尔德对于巴萨的贡献,在于坚持了克鲁伊夫时代的技术足球理念,并将其赋予了自己的风格,打造出一支纯正艺术化的巴萨梦二队。里杰卡尔德在战术上确立了巴萨的技术化,坚决的贯彻短传控球打法,重用哈维、伊涅斯塔这样的分球手,并让小罗和梅西将整支球队完成了艺术上的升华。尽管里杰卡尔德在2008年下课,但他为巴萨留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在瓜迪奥拉上台、清洗了小罗之后,巴萨开始再度扬威,并最终创造了2008-09赛季六冠王的足球神话。这份足球神话,巴萨和瓜迪奥拉最该感谢的,还是里杰卡尔德。

2005-06赛季,里杰卡尔德的巴塞罗那一路披荆斩棘,时隔14年再度捧起大耳杯——尽管那支梦二的数据远没有此后的梦三恐怖,球队中也只剩了范布隆克霍斯特一名荷兰国脚,但这支始终贯彻短传渗透、团队至上理念的欧洲冠军,却堪称传统荷兰足球最忠实的演绎者。诚然,一直被克鲁伊夫惧怕超过自己历史地位的罗纳尔迪尼奥,是梦二最华丽的因子,但球队真正的节拍器,却是哈维与伊涅斯塔的双核——当然,彼时两人的站位、角色分工和队内地位,远未达到国家队三届大赛冠军时的级别,但两人近乎永动机的中场驱动,坚定了西班牙继续走攻势足球之路的决心——哪怕不够快、不够高、不够壮,依旧能凭借超人一筹的技术和意识,将比赛全盘掌握;而当克鲁伊夫的忠实信徒瓜迪奥拉缔造梦三时,恩师昔日的成功密码被悉数复刻到了几乎可以排出全拉马西亚阵容的巴萨身上,六冠王头衔、梅西的自然年进球纪录——这是克鲁伊夫驾临巴萨至今40年间,真正期待的西班牙足球的华丽蜕变。

里杰卡尔德曾经说道:很多人都说荷兰足球就是433,就是全攻全守,我想做些修正。大多数人讲的荷兰足球应该指的是克鲁伊夫时代的荷兰队,那时不存在433,阵形排列非常随意,而且全攻全守也指的是有效的进攻和及时的退守。按照这样的理念,或者说是荷兰足球理念,欧洲只有一支球队做到了,它就是巴塞罗那。

上届世界杯决赛,博斯克无意间的一句玩笑道破天机:我不知道我们看起来像不像荷兰风格。尽管进球偏少,但保持了场面的绝对优势的西班牙人,无时无刻不像那支同样以全面压制为己任的老荷兰队,反观他们的对手荷兰队,在2008年欧洲杯利用防守反击尝到连克意大利和法国甜头后,在功利、保守的道路上愈走愈远,一支酷似意大利队的荷兰队,让看台上观战的克鲁伊夫不住摇头叹息,而当秉承了荷兰足球灵魂的西班牙遇上仅有世袭封号的荷兰队时,首发11人中有7人来自荷兰足球重生之地的巴塞罗那,似乎就已经昭示了这场新橙与旧橙对决的结果,打进制胜球的伊涅斯塔,恰是从范加尔二进宫时,就以根正苗红的4号战术一手培育成才的伊涅斯塔。用青出于蓝的荷兰足球击败昔日不断输出先进理念的宗主国,西班牙人的胜利,何尝不是对荷兰足球的最高致敬?【详细】

范加尔和克鲁伊夫都从青年队带出了很多球员,而里杰卡尔德则带来了对巴萨很重要的433战术,这也帮助了国家队。

Leave a Comment